你所不知道的EPF

“钱放在EPF很快被政府花光的”

“政府很喜欢拿EPF去救要倒闭的公司”

“放EPF不值得的啦”

大马雇员公积金局(EPF)一直以来,都被视为是“政府的”,国人忧虑所存的养老金会因政府“挥霍无度”而化为乌有,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世界银行针对公积金局进行一项研究,并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内容涵盖治理架构、投资策略、回酬等等,甚至也披露所面对的挑战,而不被信任也是公积金局面对的一大挑战之一。

趁著公积金局成立70周年纪念,来看看你所不知的EPF。

背景:1949年由联邦劳工部设立

你知道大马在今年将迈入独立62周年纪念,但你可能不晓得,公积金局比大马整整年长了8岁;早在还未独立前的1949年,公积金局就已创办了,由当时的联邦劳工部(Federal LabourDepartment)设立,在1951年时,根据“1951年雇员公积金条例”,成为了法定机构。

1982年7月22日,“1951年雇员公积金法(后来被‘1991年雇员公积金法’取代)”取代了“1951年雇员公积金条例”,并授权“管理由私人领域和非养老金制度的公务员强制缴纳的退休金,同时也涵盖以志愿方式缴纳的自雇人士、非正式部门和外籍员工。”

世银点名赞赏 规模虽小回酬不俗

世银认为,公积金局可谓发展中国家里,最成功的退休基金局,在1949年成立之初,仅是小规模的退休基金,较后发展成为发展中国家里,其中一个最大和全球第15大的退休基金。

截至2016年杪,EPF管理的总资产为7311亿令吉,是发展中国家里,第二大的养老基金,亚洲排在第5位,也是全球第15大的养老基金。

世银甚至认为,EPF的成功,是值得其他发展中国家学习借镜的,皆因EPF:1)建立强大的监管架构,阻止外部政治干预,并采取透明和问责制;2)E P F投资策略由策略性资产配置(S t r a t e g i c A s se tAllocation)指导,包括多元化至海外市场和新的资产类别,使基金能够产生更高的回报;3)EPF的营运效率由员工的专业精神和他们持续改进会员利益所推进。

以现实层面来看,与其他国家相比,大马的经济和劳动力相对较小,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第66位,工作人口规模世界排第36位和亚洲排第11位。

虽然EPF正在管理的养老基金与先进国相比,劳动力相对较小,但EPF依然投资在所有主要市场,特别是北美、欧洲和亚洲,同时也投资在多个资产组别,如股票、固定收益工具、房地产及基建和货币市场工具。

因此,EPF的模式显示了就算是相对较小的国家,也可以带来相当规模的利益——且相关规模如果结合企业监管和专业知识,更可能在未来带来更多利益。

目前,许多国家都采用了类似的模式。其中部份取得了良好的表现,如科索沃(Kosovo),其他的则尚未获得全部收益——世行指出,相关机构可以采取关键步骤,以为会员加强附加价值。

专注开发内部投资知识

另外,EPF专注于开发内部投资专业知识,多年来在全球投资组合中的多种资产进行大规模投资。EPF引入外部基金经理,并且实施了严格的流程来评估实现最佳回酬的策略。

EPF稳定的带来具有竞争力的回酬,在2010至2016年期间,平均按年派息6.20%。在过去16年,EPF表现超越所设定的目标,除了2008年,因为全球金融风暴,实际回酬下跌1.50%。

挑战

虽然EPF在近10年表现卓越,但世银认为,仍有一些现有的和新的挑战出现,并需要新的战略和方法。

 

60岁以上占15%,大马逐渐老龄化

世银认为,公积金局面对的首个挑战,也是世上所有养老基金都会面对的情况,此挑战涉及人口变化,即大马逐渐步入老龄化。

根据推测,大马将在2035年达到老龄化国家的水平,60岁以上人口将占了大马总人口15%比重,远比2010年的7.80%高。而在这25年的期间里,65岁以上人口的增长速度更是比其他国家快速。作为比较概念,可以看到菲律宾需要35年的时间,长者人口才由7%增至14%、南非需时40年、英国需要45年、美国69年、瑞典85年和法国115年。

 

寿命变长生育率跌是主因

报告认为,主要有两个因素导致人口老龄化,其一为人的寿命变长,其二为生育率下跌。

大马自独立后,寿命和生育率出现了巨大变化,男女的寿命分别由55.8岁和58.2岁延长至2015年的72.5岁和77.4岁,但是生育率却由每名妇女平均生育4.9名降至2名,明显的替代率相当低。

这让EPF倍加苦恼,因公积金局在实现“帮助会员创造更好的未来”的愿景上面对巨大挑战,因会员寿命更长,但自1952年开始,退休金提款年龄仍为55岁(退休年龄已延长至60岁)。

与其他工业化或先进国相比,大马退休年龄相对年轻;新加坡退休年龄为62岁和菲律宾为65岁。

国人在未步入老年之际退休,加上预期寿命更长,导致预期寿命、退休之间出现差距,与其他区域相比,国人在退休后尚可活19.2年,比新加坡18年、印尼15.7年、泰国15.6年和菲律宾6.7年要长。

如果大马拥有全民社会养老金(universalsocial pension)或者替代率很高,那么人口老龄化对大马而言就不会是一个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大马,总替代率非常的低,尤其是女性员工估计仅有31.90%,而男性员工估计为35.10%。

 

低替代率导致退休者无法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方或生活水平。但是,与印尼只有19%替代率相比,大马依然相对的高,但比起菲律宾的79%和韩国的50%还是非常低。

 

缴纳率高不意味养老金高

虽然EPF的缴纳率很高,接近薪水的24%,惟这并不意味着高养老金或高替代率,归咎于3个因素:首先,大多数EPF会员的薪水很低,2016年,大马员工的薪金中位数为1700令吉,只比最低薪金高1.7倍;其二,尚未到正式退休年龄之际,会员可以提领款项作为购屋、健康和教育花费;最后,许多会员的“贡献密度”并没有达到100%,意味他们无法按年缴纳EPF,这也是导致总开户人数和活跃人数存有巨大差距的原因。

世银认为,以此推测,接近退休的人士已陷入退休金不足的窘境,数据显示,有70%年龄已达54岁的EPF会员退休金不足5万令吉,其中更有20%这平均EPF户头款项仅有6909令吉。试想想,假设他们活到75岁,意味着他们每日仅有96仙可用或每月只有29令吉,这完全低于1000令吉贫穷线水平。明显的,这款项无法维持退休后的生活开销。

资料指出,在2015年仅有8.3%年龄在55岁的EPF会员拥有至少19万6000令吉的退休金,这仅仅符合维持生活至75岁的最低存款水平。

世银认为,这完全不需要惊讶,因为他们的薪金非常的低。在2015年杪,有多76%会员月收入少于3000令吉,接近90%者收入少过5000令吉。想要拥有足够退休金,必须确保能够长期缴纳EPF,并尽可能不提早提款,且维持存款至接近65岁。

 

经济危机时允降低缴纳率

EPF会员主要来自私人和非退休金制度的政府部门,截至2018年9月,共有1409万名会员,其中活跃和维持缴纳的会员有719万人。

在1952年之际,公积金的缴纳只有10%,由雇员和雇主之间平分,来到目前,已逐渐增加至占薪金的约25%比重,是世界上第五高的缴纳率。每位员工和其雇主必须按月缴纳公积金,目前的缴纳率如下:

a)月收入少于5000令吉者,雇员缴纳11%,雇主缴纳13%,共24%。

b)月收入超过5000令吉者,雇员缴纳11%,雇主缴纳12%,共23%。

c)年龄超过60岁的雇员,雇主只需缴纳4%。

每月缴纳的款项,EPF将用于投资在经批准的金融工具,包括大马政府债券、货币市场工具、贷款和债券、股票及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危机发生时,为了提振私人消费,EPF也允许降低雇员强制缴纳率,如在1997/98亚洲金融风暴后的2001年,雇员缴纳由11%降至9%,2008至2009年期间的全球金融风暴,雇员缴纳也从11%降至8%,最新的一次是在2016年,雇员同样可以选择降低缴纳至8%。

所有雇员,在开始正式的工作之际,就必须向EPF注册,而据法律规定,雇主必须确保有进行缴纳,一旦没有强制缴纳,将受法律制裁,不仅遭提控上庭,甚至管理层也被限制出境。

 

覆蓋不足 半数工人无退休保障

EPF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国人缺乏对退休后的财务醒觉意识。

EPF数据显示,有多达71%年龄介于55至60岁的会员选择一次性提领所有退休金,另有50%在5年内耗尽他们的退休金。这些人口变化,导致EPF必须对现有模式进行修改,以确保会员和年长者在退休后依然能够财务独立。

EPF面对的第二个挑战是,无法提供广泛的覆盖率于员工。截至2017年杪,仅有逾半的就职人士有缴纳EPF,这意味着有半数的工人并没有退休金保障。大多数没有养老金或参与退休金计划者都是自雇人士或来自于非正规的经济体,因他们没有被强制性缴纳EPF。数据显示,没有EPF保障的人数由2006年的550万激增至2015年的770万人,至于不活跃的人数也由54%增至55%。

 

应扩大至自雇人士

世银认为,EPF必须进行研究改革,包括将覆盖范围扩大至自雇人士,其中一个选择是,补贴低收入的自雇人士,让他们的部份缴纳由国家提供。一些国家如印尼、越南、韩国和中国等正补贴自雇人士,以将退休金覆盖面扩大至自雇人士领域。

至于大马,政府已经启动了一马退休储蓄计划(SP1M),以确保那些自雇且无法获得固定收入者在达到退休年龄后,可以达到一定的储蓄水平。根据该储蓄计划,会员可以在2018至2020年的5年里,获得政府补贴15%,每年最多250令吉的款项,但是,这申请率非常的低,至2017年,仅有9万零599名或1.20%来自非正规领域的员工申请。

 

须全力维护公众信任

世银在与EPF管理层的访谈中,了解了第三和第四个挑战,即维持公众信任和与时并进。

EPF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维持公众信任,公积金局认为,关键能力在于保持其专业性、效率和诚信,同时拥有重视诚信和诚实的优秀人才。

EPF也必须与时并进,特别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人工智能发展迅速的当下,EPF必须确保能够满足新会员的需求,如现在大势崛起的零工经济(gigeconomy)者。

 

总结

公积金局的款项保障了国人部份退休生活,惟依然不够全面,许多人在退休的5年内,已花光所有的退休金,这是一个让人忧虑的情况,而新政府也不断的想方设法,包括计划延长退休年龄,以解决退休金不足够的局面。

​(星洲网)

CTIM

Approved Tax Agent

© 2016/2017 by PLC IT Boutique Team

All Right Reserved

  • Facebook Social Icon

No. 23 & 25 Jalan Lambak, Kluang 86000, Johor, Malaysia

team@plctax.solutions | Tel: +607-772 1743 | Fax: 07- 773 7743